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玄幻  »  邪剑仙
邪剑仙
当日,蜀山大弟子徐长卿陪同景天前往仙界,将关有蜀山五大长老邪念的灵盒送往仙界瑶池净化邪气。但是,当景天在仙界与魔尊重楼决斗时,灵盒中的邪念却向徐长卿道出了自己的来历,并说一旦自己毁灭,蜀山的五位长老也将死去,届时,就等于是徐长卿自己杀死了五位长老。

  自幼由蜀山长老抚养长大的徐长卿无论如何也不希望长老们死去,一念之差,竟打开了灵盒,将邪念释放了出来,也由此酿成了六界内的惨祸。

  得到解放的邪念来到人间,尽情吸收人间众生的邪恶思想,逐渐壮大自己,并幻化成人身,自称邪剑仙,六界之内,无人是其对手。他一举攻破蜀山,将蜀山的五位长老关进锁妖塔,并将徐长卿吞入腹中,又先后击败了魔界尊者重楼、妖界之王天妖皇以及鬼界之王火鬼王,将他们绑于蜀山习武场的白玉柱上,打算以蜀山为大本营,利用邪力一统六界。

  如今,六界中的人、魔、妖、鬼四界的首领都被邪剑仙抓获,余下的也只有仙界的玉皇大帝,以及神界的女娲后人、大地之母紫萱了。当得知徐长卿被邪剑仙杀死后,紫萱悲愤不已。她身为大地之母,理应保护世人的安全,所以,虽然明知自己并不是邪剑仙的对手,但她依然为了履行自己的职责,只身前往蜀山,与邪剑仙一决高下。

  可是,她的行为实在是太愚蠢了,连六界的最强者魔尊重楼都不是邪剑仙的对手,甚至连头上的双角都被邪剑仙斩下,紫萱虽是女娲后人,又怎是仅依靠吸收人间邪气就能提升功力的邪剑仙的对手呢?

  邪剑仙没用了多少回合,就将紫萱伤于掌下,并以邪力封住了紫萱的神力。正当邪剑仙打算像对待重楼、天妖皇等人一样将紫萱绑在白玉柱上时,他看到横卧在地上的紫萱那玲珑的身姿。想当年人类的祖母女娲娘娘美艳不可方物,她的容貌能让星月因之闭塞、百花见之羞涩、山河为之倒流,当年商末君王纣王曾是一位雄才伟略的君王,只因在女娲庙中欣赏到女娲的绝世容颜,而不可自拔,竟题诗猥亵女娲娘娘,荒废朝政,导致成汤数百年功业毁于一旦。而每一代女娲后人都继承了女娲娘娘的那一份绝世姿容。

  今日紫萱身着一袭紫色的琉仙裙,薄如轻纱,帖服在身上,将紫萱那曼妙的身姿完美的衬托出来,那高耸的胸脯和修长的玉腿在纱裙的掩映下更是诱人无比,而她的高贵气韵更是令人不敢直视。

  此时的紫萱胸口因为受伤而剧烈起伏着,面容虽因受伤而略显苍白,却更显得娇弱迷人。邪剑仙被紫萱那充满大地之母的尊贵气韵所吸引,体内的淫邪之念忽然上涌,几乎令他不能自控。

  要知道,所谓「万恶淫为首」,淫念本就是众多邪念中最为阴邪的一种。邪剑仙吸尽六界邪念,体内的淫念自然不少,只是,邪剑仙自持高傲,觉得人间女子粗俗无趣、妖鬼之界的女子虽妖媚迷人,却也不过只是徒具一身臭皮囊而已,至于魔界女子,那更是丑陋不堪。只有神仙二界的女子才能令邪剑仙看得上眼,他本就打算攻下神仙二界后便大肆奸淫二界的神女仙女。

  而现在,神界最为尊贵的女娲后人已倒在自己的脚下,身体的每一个细微动作都透着无比诱惑的气息,邪剑仙便再也无法自持。倒在地上的紫萱看到邪剑仙突然仰天大笑。紫萱道:「邪剑仙,你别得意,就算你能够打败六界所有的人,就算你能够超脱六界之外,你也脱离不了道,你依然在道之内!总有人能够制住你,你逍遥不了多久的!」

  邪剑仙冷笑了两声,道:「以后有没有人能够制住本尊不知道,本尊只知道这个人肯定不会是你,现在是本尊制住了你,所以本尊想将你怎样就怎样。」
  「哼,你无非就是要把我和他们绑在一起,来羞辱我们六界之首,或者你干脆一刀将我们全杀了!」邪剑仙在紫萱面前蹲了下来,慢慢说道:「像你这么一个风华绝代、尊贵无比的女娲后人,本尊又岂能像对待他们那样对待你呢?本尊当然会用更好的方法来招待你咯。」说着,便伸手摸上了紫萱的脸颊。

  「无耻!」紫萱一手隔开邪剑仙的手,另一手挥掌而出,却全然忘记了自己神力已被封闭,这掌出的毫无力道。邪剑仙却将一把抓住紫萱的手,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随后一把抱入怀中,将头埋入了紫萱的丰胸之中。「啊?你……你干什么……住手……放开!放开我……啊……」突遭袭击的紫萱大惊,她双手用力撑住邪剑仙,想要将他推开,但邪剑仙的脸像是紧紧贴在自己胸口上,怎么推都推不开。

  邪剑仙双手抓住紫萱的外衫,向两边用力一扯,就将紫萱的外衫彻底撕烂了,露出紫萱那光滑的香肩,以及胸前那白皙诱人的肌肤。邪剑仙的脸还是埋在紫萱的乳间,并且一点一点将她推到一根白玉柱下,然后双手开始撕扯紫萱的琉仙裙,琉仙裙一被撕破,紫萱那双美腿便暴露在众人面前,那白皙光滑的美腿,简直就堪比她身后的那白玉柱。

  「住……住手……邪剑仙你……你混蛋……放开我!呃……不要……」紫萱不断的挣扎,但是始终逃脱不了邪剑仙的魔爪,倒是她那双美腿由于不断的挣扎而在破烂的琉仙裙下时隐时现,更加的勾人眼球,天妖皇和火鬼王的那四只眼睛已经目不转睛的盯着紫萱那双玉腿看,满目的淫荡之情。

  而邪剑仙正是这个目的,他不仅仅要自己羞辱眼前这个大美女,也要让别人来羞辱她,让大地之母的丑态万万全全暴露在外!只有魔尊重楼看不下去了。他的心曾经在紫萱的体内跳动过,之后他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得到紫萱的情感,虽然现在他的心已经回到了自己体内,但是他觉得自己依然能够体会紫萱的心情。此刻看着紫萱不断的痛苦挣扎着,他仿佛自己的内心也同样受者煎熬。

  「邪剑仙!妄你自称为仙,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等禽兽行为!你还知不知廉耻?」重楼大骂道。听到重楼的话,邪剑仙才停手,将脸从紫萱胸口抬起,轻蔑地看着重楼,道:「哼,堂堂魔界尊者竟然和别人说廉耻?!哈哈,笑话!我邪剑仙本来就是一团糟粕,自然不知什么是廉耻。你是不是看不下去了?不想看?哼哼,本尊偏要你看,睁大眼睛好好的看!」说完,从指尖打出一道邪气击中了重楼,重楼的身体立刻变得僵硬无法动弹,非但口不能言,连眼皮都不能眨一下,只能死死的盯着邪剑仙和紫萱看。

  「你……你这个畜牲!你杀了我吧!」紫萱用力向推开邪剑仙,却被邪剑仙将双手摁在白玉柱上,随后邪剑仙以邪气化作一条绳索,将紫萱绑在了白玉柱上。
  「唔……你放开我!你想干什么?放开我!」邪剑仙突然以邪力将紫萱的衣裙全部震碎,化作一条条碎布,而紫萱的身上就只剩下一件肚兜和一条亵裤蔽体,那如玉葱一般的双臂、双腿和那如蛇一般的蛮腰完完全全暴露在众人面前,邪剑仙看到,天妖皇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紫萱身上赤裸的部位看,而火鬼王的脸上则泛起了荡漾的神色,如果不是被邪剑仙的绳索绑着,恐怕他们两个都要忍不住自慰起来了。而四周站立着的邪剑仙的爪牙守卫也看得手抖脚抖,几乎连长枪都拿不稳了。

  邪剑仙冷笑了一下,突然扒下了紫萱的亵裤。「啊!不……不要……不……住手!」紫萱的下体完完全全暴露在外,小腹下一团三角形的黑色容貌直勾人眼球。紫萱自然能够感受到那些淫亵的目光,那些目光就像箭一样直射紫萱的内心,使她更决羞辱难堪,不让下体暴露在那些淫亵的目光中。她紧紧地夹住自己的双腿,努力不让自己的下体暴露在那些淫亵的目光中。

  但是,她越是做出这样的举动,越是让人心痒难耐,数十道目光动也不动的盯着她看,只希望邪剑仙赶快将她的肚兜也扯去,然后就扒开她的双腿,看看至尊的大地之母的阴穴和普通人到底有何区别。

  邪剑仙突然一挥手,竟将天妖皇和火鬼王的绳索解开。天妖皇和火鬼王又惊又喜,更弄不明白邪剑仙究竟想干什么。邪剑仙道:「瞧你们两个的淫荡风骚样,只要你们肯归顺我邪剑仙,将来你们还是妖界、鬼界之王,却不用再受仙神人魔的欺压,而只在本尊一人之下。你们现在所想的,本尊也能立刻满足你们。」
  天妖皇和火鬼王一听大喜,立刻跪下,齐道:「属下今后定当竭力为仙尊效力!」天妖皇和火鬼王本非善类,起初不肯降于邪剑仙,只因自己本是二界之尊,怎肯屈膝臣服于他人?但如今得知自己的功力不及邪剑仙之万一,自然卑躬屈膝,甘做走狗。

  邪剑仙冷笑了一声,看着火鬼王徒具外貌的美艳皮囊说:「看你那风骚模样就知道一天都离不开男人,你现在肯定是春心荡漾,寂寞难耐吧。」

  火鬼王尴尬的低下了头。她的心思却是被邪剑仙猜透了。在鬼域她每天都要更换好几个男人来填补自己似无底洞般的欲望,而如今她被邪剑仙绑在这里数日,内心早已空虚的一塌糊涂,此刻又看到邪剑仙将要奸淫大地之母,简直希望自己和紫萱调换一下,让邪剑仙直接来干自己。

  只听邪剑仙道:「哈哈哈哈!小的们,还不快去替鬼王妹子脱衣,好生伺候。」
  火鬼王听了一惊,道:「什……什么?你要……你要我在这里就……就……」
            
  「没错,就在这里!怎么?是不是不想要?」

  「不不不,怎么会呢?在哪里还不都一样,这样反而更刺激呢。各位哥哥们还不快来?」火鬼王确实淫荡之极,说着竟已自解衣衫,露出了自己妖媚无比的酮体。看到这里,周围的四十多名爪牙守卫至少有一半已扑向了火鬼王。不一会儿就变成二十多具赤裸裸身躯,缠绵在了一起,并不断地传出火鬼王娇呼、呻吟的声音。邪剑仙的那些爪牙,尽是从人鬼妖三界搜罗来的奸邪之徒,那些鬼界的爪牙平日里也受尽了这位妖艳鬼王的欺凌,此时看到她如此风骚发浪,怎还任受的住?

  这不堪入目的一幕被紫萱看在眼里,她又惊又怒又惧,只能闭起双眼,但肉与肉之间的碰撞声以及火鬼王极其淫荡的呻吟声却阵阵传入紫萱的耳中,她能够让自己不看,却不能让自己不听、不想,她的脑中突然浮现出一幅画面,想到过一会儿可能也会有数十只肮脏的大手在自己赤裸的酮体上肆意抚摸,想到这里,紫萱高傲的眼中竟泛出了恐惧的泪水。

  这时邪剑仙又道:「妖皇老兄,你说,这位紫萱姑娘,美不美啊?」

  天妖皇一愕,随即道:「美,当然美!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