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玄幻  »  九阳淫经
九阳淫经
一、陨落

    山巅云海,纯均台,氤氲雷鸣,九阳天。

    一根方圆百里,不知其高,如山峦般的石柱直立苍穹,石柱从远处看便是一根巨大的阳具,阳具上接九阳天,下连純均台,乃通往上三天之道。

    此刻,純均台上一片腥风血雨。

    「楚阳,交出仙根饶你不死!」

    「楚阳,紫阳天龙这种帝根怎是你这种垃圾能够拥有的,交出来!」
    「楚阳,你这个废物,拥有神物这么多年,毫无进展,纯属浪费,还是交出来吧!」……

    純均台中央,浑身赤裸的楚阳紧紧的抱着一个同样不着一丝的女子,两人的身上满是血迹,周围数百丈内,布满残肢断臂,围在他们周围的男男女女,眼中却依然充满了疯狂贪婪的神色。楚阳看着怀中已经奄奄一息的女子,眼中流露出万分的愧疚跟悲伤,拢了拢女子凌乱的鬓发,轻声道,「轻舞,对不起。」
    女孩颤动了一下,埋在楚阳怀中的臻首抬起,淡淡红唇露出一丝笑意,一时间风月也因之失色,探出纤纤玉臂,一双沾着血迹的小手抚上楚阳的脸,「楚阳,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你的妻子,而不是你练功的道具,答应我……。」

    「我答应你,轻舞,你要做什么!不……。」

    随着莫轻舞手中掐起一个繁奥的手诀,楚阳深深探入她下体的阳根忽然一紧,
就像被千百双小手同时握住,他把住莫轻舞的胯部,拼命的想要将她推开,但两人的身体就像完全黏住了一般,与此同时,一股精纯到极点的至阴之力从楚阳的阳具流入身体,他身上的创伤瞬间修复,一股磅礴的气息从身上涌出。

    「她要用真阴补阳!是,是九阳破天……。」

    「大家上,不要让他突破……。」

    一声声惊叫声响起,楚阳黑发飞舞,身后忽然出现了一根虚幻的阳具,巨大的阳具与身后的通天阳物呼应着,颤动着,好像在搅动风云欲破九天。

    「轻舞,住手,不许你这样做!楚阳,你这个混蛋,让她停下……。」一个身影猛地从人群中飞出,大吼着向着楚阳冲去。

    「二哥……。」莫轻舞呢喃一声,转头看去,嘴角露出一丝苦涩,随着那身影的吼叫,让无数人疯狂迷恋的娇躯化作飞尘,消散在天地之间。

    「不……。」一声凄惨的吼叫从楚阳口中发出,一条红色的曼妙人影,似乎在脑海中闪现,越来越是清晰,慢慢的红袖轻扬,冥冥中,似乎有飘渺的音乐响起,而那曼妙身影,就在一片虚无飘渺中缓缓起舞。

    紫竹林中受伤,相遇,自己半强暴的得到了她的身体,从此度过了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虽然只有仅仅月余,但自己的功法却要破情,于是,某天早晨,义无反顾的走了,之后的每次相遇,楚阳逼迫着自己,仅仅去享用她的身体,用她的玄阴玉穴修炼自己的功法,为了断情绝性,他甚至将她功力封住扔到妓院,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肮脏的男人在她身上肆虐……

    现在想来,所做的一切,就如一把把利剑插入心口,如万箭穿心。
    莫轻舞,自己入情破情的女人……。

    「原来,我没有,没有破情……。」楚阳喃喃自语着,一口鲜血喷出,虽然身体此时从未有过的强横,但他却感觉生命在飞速的逝去,悔意在心中蔓延,转过头,看着停在半空中一方巨石上的男人,他忽然明白了一切。

    莫天机,自己的至交好友之一,原来是他,是他出卖了自己,早该想到的啊!

    竟然是轻舞的二哥!

    「楚阳,你!你该死!」莫天机眼中涌动着如火烈焰,说完退回,隐在了人群之中。

    「不错,我是该死!」楚阳眼中的神采越来越淡,喃喃道,「轻舞,等我,若有来生,我宁可不要这九阳仙根,宁可不报仇,也要跟你在一起……。」
    「大家上,杀了他!」吼声起,人群如狂涛一般扑了上来,楚阳一声长啸,眼中满是死气杀气,九阳功法奔走,胯下紫色狰狞的阳具激烈颤动,一根几乎凝实的阳具虚影拉长千丈,带着楚阳如长蛇利剑杀入人群。

    「啊!我的功力被压制了!」

    「我的也消失了三成!」

    「怎么回事,我,我提不起力气……。」

    一声声惊叫,一片片血雨。

    「闪开!」眼见楚阳就要杀出重围,一声吼叫,人群中天地元气一阵涌动,忽然出现了三个女人阴户的影子,影子慢慢凝实,雪白如玉的蜜贝,娇柔粉红的缝隙,带着露珠的充血肉芽……,虽然被放大了千百倍,依然是那么诱人,纤毫毕现。

    三穴合一,颤抖着出现在楚阳将楚阳肆虐的阳具虚影包裹,正杀的双目血红的楚阳身体猛地一颤,低头看去,阳具上空无一物,但他却明显感到一层层温热紧凑的褶皱将自己的阳物慢慢包裹,不停的紧锁律动,伴着巨大的吸咂之力,瞬间,在场的所有男人心底的欲望被挑起,被压抑的功力忽然恢复。

    人群分开,千丈之外,三个浑身潮红的曼妙女体被三个男人抱着出现在了楚阳眼中,三双完美白嫩的玉腿完全打开,三个雪白的阴户完全暴露,阴户大开,汁水淋漓,似是正被阳具插入一般,甚至能看到穴内蠕动的鲜红嫩肉。

    「妙龄,泪儿,诗诗……。」楚阳一口叫出了女人的名字,这几人都是自己占有过的女人,他怎么会不认识,三个女人后面的男人更是让他无法置信,顾独行,董无伤,罗克敌,自己的至交好友。

    随着三个女人的一声声娇吟,楚阳感觉自己的阳具动作越来越迟缓,陷入了一片泥泞之中,看着他们身边嘴角露出一抹冷酷笑意的莫天机,楚阳张了张嘴,呼吸急促的吼道,「为什么!」

    「哈哈……,为什么?」莫天机狂笑一声,「你自己说呢?这都是你的好友,
但是你做了什么?为了那狗屁的神功将自己好友的女人霸占,又弃之如敝屐,还有我的轻舞……,楚阳!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世上!」)

    「不!我不知道,不知道她们是……。」看着罗克敌、顾独行、董无伤眼中的恨意,随着下体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袭来,楚阳身体一颤,狰狞的阳物一股股浓白的精液喷涌而出,同时,他的眼、耳、鼻、口流出一道道血迹,想要惨笑,想要自嘲,但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好像已经失去了一切力量,不能思考。)
    「这一生,真是失败啊……。」随着数道剑光飞来,楚阳一声叹息,闭上了双眼,他的身体慢慢倒了下去,一道耀眼的光芒从他的阳具上射出,在空中一闪,化作千百道长虹……

    …………

    某市出租屋内,一个二十四五岁的男人坐在电脑前,眼睛死死盯着屏幕,喘着粗气,双手不断的运动着,屏幕上,一个身段如水的女孩正撅着雪白的屁股被一根粗壮狰狞的肉棍从后面狠狠的进出,她放荡的浪叫着,水蜜桃般的玉乳随着啪啪声前后甩动,乌发甩动间露出了她那倾国倾城的容颜……。)

    雨柔,名字如同她的人一般的美,看着那属于自己的小穴被一个陌生男人的肉棒肆意的进出享用,干的淫水直流,楚阳的脸上一片狰狞。

    毕业仅仅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便将三年的感情化为乌有,两天前,她说爱上了别人,楚阳还以为只是开玩笑,今天便收到了这个U 盘,想到从今以后,别人的大肉棒将代替他操她,享受她的呻吟浪叫,把满满的精液灌进她的小穴,而自己就只能永远对着这个视频打手枪,楚阳心中的怒火一浪高过一浪。)

    「臭婊子,你这个骚货!为什么,为什么……。」楚阳大吼着,用力的撸动着,欲火跟怒火将理智淹没,根本没有发现此时自己的不正常,他的体温如同火焰,越来越高,原本帅气的脸变成了猪肝一般的火红。

    发现的一刻,一切都已经迟了,看着自己的阳物透出淡淡的蓝色,看着自己的手开始燃烧,感受着肌肤上的火热灼痛,他猛地冲向了洗手间,跳进了浴缸里,浴缸的水将身体包围,火焰却越烧越烈,他的身体开始抽搐,意识开始模糊。)
    「妈的!老子竟然死的这么悲催,雨柔,你这个骚货!心~~好痛,如果有下
辈子……。」看着壁镜中火光四射雾气翻腾的浴缸,楚阳的最后一点意识也最终湮灭。

    二、轮回

    「轻舞……。」楚阳猛然间醒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茫然的看着周围,木床竹屋,古色古香,熟悉而又陌生。

    「轻舞是谁?雨柔!干!头好疼,我是谁?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死了吗?」

    楚阳抱着头,四处打量着,一段段记忆涌进脑海,紫竹林、下三天、莫轻舞、
純均台、出租屋、风雨柔……。「心好痛……,我是,我是楚阳,不!我不是,妈的,我是!」两段记忆交杂在一起,楚阳脑子一片混沌,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懵然之间再次昏迷。

    「师兄,师兄,是我不好,呜呜,你快醒来吧,我,呜呜……。」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呜呜哭喊声将楚阳惊醒。

    「谈昙!我靠,这么丑……。」楚阳睁开眼,看着眼前哭的稀里哗啦的男人,
两个声音同时在心中响起,慢慢合为一体,眼前的男人确实够丑,眼睛很大,但几乎拉到了耳朵,眉毛很挺,但一上一下,嘴巴好看,但这么一张樱桃小口……,楚阳笑了,眼前的男人他再熟悉不过,自己的师弟谈昙。拥有二十一世纪观念的楚阳很容易就接受了这个事实,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武力为尊的世界,他真的分不清哪个是自己,但很明显,自己就是他,他就是自己,自然,拥有两人所有记忆的九阳天楚阳也接受了。

    长长舒了一口气,将所有的不适跟思念压下,笑骂了眼前哭的稀里哗啦的谈昙几句,楚阳再次闭上了眼睛。楚阳思索了三天,心中又忧又喜,喜的是自己回到了十年前,或许可以改变前世不堪的种种,忧的是,另一个世界中的父母,另一个世界中的她,有时候他都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但他很清楚,这不是梦。

    「算了,就这样吧!有些事,还是要做的!」苦笑一声,看了一眼正在旁边酣睡的谈昙,楚阳悄悄离开了床铺。天还是黑蒙蒙的,楚阳来到了紫竹林外的石崖之上,稍稍站定,收腹挺腰,沉静了片刻,手脚动作渐起,不过半小时,身上已经开始冒出白蒙蒙的雾气,收功之后,只觉神清气爽,身体一阵飘然。

    「这个世界果然奇妙!奇妙什么?一直不都是这样吗?」两种不同的情绪让楚阳一阵莞尔,想到记忆中的那一个个如梦如幻的美女,感受着因为练九阳奇功而变得粗挺异常的阳物,楚阳大笑一声,「风雨柔,你算什么!美女们,哥哥来了,等着我!」

    笑着飞身而起,一跃十几丈,一个小时之后,出现在了聚云峰,上一世,楚阳便是在这里得到了九阳剑第一节,这一世,他怎么可能不取。

    还是那个山洞,聚云峰所有人都知道,但却没人想到,这里会藏着让九阳天闻之变色的神物,几十米的甬道,很快走到尽头,楚阳仔细打量了一下,拿出随身携带的宝剑,一阵乱石纷飞,铮的一声鸣叫,一点光芒从洞壁之中飞出。
    楚阳不慌不忙运行九阳功法,那点光芒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在楚阳身边环绕一周,猛地向他的胯下钻去,一阵剧痛过后,光芒消失,冰凉的气流从火热的阳物瞬间流遍全身,九个循环之后,长舒一口气,感觉着经脉之中传来的那种极度的弹性和柔韧,就如同打不破的皮球一样的感觉,让楚阳大喜过望。

    欣喜还未过去,忽然,一个声音在脑海深处响起。

    「剑道无情,屠戮天下;剑道有情,心念苍生。有情无情,在乎一心……。」

    「有情,无情,无情……。」楚阳低喃着,脸上时而痛苦时而欣喜,短短一瞬,好像经历了十载,想起自己上一世,一路修炼艰难,终于不惜以邪门功法促进,以杀戮入剑道,为修这无情剑道做出的种种,一时间,泪流满面,「轻舞,我这一世,再不会成为剑的奴隶……」

    …………

    朝阳初生,紫竹园外,来了两个人。一少年,一少女。两人都是白袍迎风,衣袂飘飘,在一片紫色如海的竹林之中,显得更是卓然出尘。

    少女也就十七八岁年纪,眉目如画,容貌绝美,身材高挑,脸上一片恬静,看似柔弱,但却有些英姿飒爽,看似刚强豪迈,但却又给人婉约如水的感觉,少年剑眉星目,英俊潇洒,但脸上,却带着一种强自压抑的傲气,郎才女貌,堪称绝配。

    「锁云峰门下李剑吟、聚云峰门下弟子乌倩倩,奉师命求见孟师叔。」白衣少年扬声说话,少年又叫了一遍,还是没有回音,不由皱起眉头,「这紫竹林都是死人不成,怎的连个说话的都没。」

    「李师兄慎言,莫引起孟师叔不快!」少女皱起眉头,轻声道。

    「孟师叔,嘿嘿……。」少年看向少女,轻浮一笑,四处打量了一眼,右手落在了少女白袍下的翘臀之上,一边揉摸一边说道,「没人正好,跟倩倩妹妹还未在这里玩乐过呢。」

    少女吓了一跳,急忙推开少年的手,鬓发下的小脸涌上一片红晕,「李师兄,
你~~你自重!我~~我已与石师兄订婚。」

    「石千山,那个混蛋凭什么得到你,凭什么!」少年的手被打落,眼中出现一抹怒色,「他不过是一个巧言令色,走了狗屎运的乡巴佬,如果我能得到千年血参,早便可以突破武者进入武师,倩倩,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
    少年说着拽着少女的手就向旁边的竹林中拉。

    「不要这样,我,我跟你有什么感情,都是你强迫我而已,你跟石师兄有什么区别,真的不要,你再这样,我~~我动手了……。」少女一脸焦急胆怯的看着周围,没有发现一抹影子在她转头的瞬间消失在了巨石之后。

    「开始是我强迫与你,但是后来呢,锁云峰后山来找我的不是你吗?师妹,不要否认了,你是喜欢我的,石千山,他一个三十多岁的乡巴佬,他配不上你…
    …。」

    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