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审讯日寇夫妇
审讯日寇夫妇
一九三九年我在重庆特训班毕业,谁也想不到我还是一个语言天才,我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成为一个能用日本京都口音说话的日本女人。就在我准备出发时,戴局长给了我一个电话。要我马上来到局本部的审讯室。

  当我走进审讯室时,戴笠正在审讯室外面的观察窗口往里看,他看见我进来,向我招了招手。然后说。你来了。过来先看看。

  我走了过去,靠在他的身边,从观察孔往里望,一个男人双手高高吊在刑架上,浑身上下没有一根布丝。只有浑身上下血淋淋的伤痕,这时。一个打手正把火红烙铁烙在他的胸脯上。

  啊,他杀猪般惨叫一声,顿时昏死过去。焦臭的黑烟也从观察孔中飘散出来。

  用凉水喷醒后,这个男人费力地抬起头,微微睁开眼睛。然后头又垂了下来。

  一个打手抓住他的头发摇晃着问。

  你是怎么发信号给日本飞机轰炸重庆的。你们其他情报人员的联系方法?

  八嘎。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们的。大日本皇军一定会征服你们这些支那人的。

  他妈的,这个小日本太猖狂了。你去把沈处长换出来。无论用什么方法也要打开他的嘴巴。不能让总裁再发火了。

  戴笠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对我说出了他的一番话。

  我点点头。然后走进了审讯室。

  我围着这个叫郑玉新的日本间谍转了两圈,只见他的身子都被打得血肉模糊了,就连他的尿道口也插入一根竹签,阴囊也用铁丝捆着两颗睾丸,然后吊着一个秤砣,把他的阴囊拉得长长的。但是,就是这样难以忍受的痛苦。他也挺了过来。这个小日本真是顽强啊。

  他有没有家人在重庆。我对着局本部侦缉队队长陈业普说。

  捉了他的老婆,关在女牢里。陈业普说。

  带她过来。我命令道。

  陈业普马上走了出去。等他回来时,带进来一个中年女人来,她有着一张白里透红的鹅蛋脸,细眉大眼,薄薄的嘴唇,丰满的身体隔着衣服可以看到肥大的乳房和突出的屁股,处处散发出诱人的性感。

  我抓住那个日本间谍的头发,指着这个女人说。我用的方法和他们不同。你如果识趣的就说出你知道的一切。如果。你不说。我又走到这个女人身边。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另一只手解开她的衣服上面两颗钮扣。

  不,不要。这个女人身体在不停挣扎,但是,她的两只手被两个打手紧紧捉住。只能无助的叫喊。

  混蛋。你不能动她。她什么也不知道。郑玉新在刑架上叫嚷着。

  她不知道,你知道,你知道不说出来。就会给她带来痛苦。

  说。

  郑玉新突然用日语对着这个女人说。雅子,你要挺住。我们是天皇的臣民。

  不能说出一点东西来。

  夫君。我不会说的。但是。他们要污辱我。我怎么办?

  混蛋。你不能说。我们的军队一定会打到重庆来。我们的胜利一定会来的。

  他以为我不会日语,所以非常放肆地说着话。

  好。我也知道要怎么做。

  你们扒光她的衣服。我对着几个打手说。

  不要,不要,请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这个女人惨叫着说。

  没多久,她被剥得精光。她的鹅蛋脸庞上微微渗着汗珠,两腮有点红晕,苗条的身材上挺拔着两只尖凸的大乳房,一片茂密的黑森林中露出一个阴道口。只可惜的是她的两条腿又短又粗。典形的日本女人。

  你再不说,我就让他们对你老婆动手了。

  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一个战俘,我们受到国际公约的保护。

  那你们是怎么对待我们的战俘的,你们是怎么对待我们的手无寸铁的百姓的。

  你们在南京杀了多少中国的战俘,奸淫了多少我们同胞姐妹。难道他们不受到国际公约的保护。难道她们就要受到你们无耻的奸淫。

  我气愤地抓住他的头发,摇晃着骂到。

  我不说,死也不说。帝国军人永远也不会屈服的。

  动手。

  两个打手把雅子双手反吊起来。

  啊!雅子感到自己的双臂被有力向后向上拉起,肩膀立刻感到强烈的拉扯,疼痛使她忍不住尖叫着。身体向前倾去!两个打手残忍地向上拉着绳子,直到雅子的双臂已经被向后高高地举起到了极限!他们看到尖叫反抗着的雅子上身已经朝前倾斜成了几乎是六十度,才将绳子固定在柱子上。

  你大概很少、或者还沒有被男人从后面干过把?!我想你一定很希望一根尺寸惊人的大家伙插进你那下贱的屁股里!因为我也要你们这些鬼子,尝尝被强奸的滋味。我的眼睛紧盯着女人被绳索绑着的头发,而不得不抬起的脸,然后残忍地说着。

  说。不说就动手。我抓住了雅子由于身体前倾而沉重地坠在胸前的一双滚圆的大乳房问道!

  一个打手站在雅子的背后,贪婪地盯着雅子那由于身体前倾而高高撅起的雪白滚圆的臀部。用手在两个结实鲜嫩的肉团上胡摸乱捏。

  你这个魔鬼,千刀万剐的臭女人,有本事就杀了我!雅子恶毒地叫喊着。

  小鬼子,你听着,这就是你们强奸污辱了中国许许多多的妇女的报应,说出你们的谍报网的人员。你老婆就不用吃苦头了。

  混蛋,婊子养的臭婆娘。我不会放过你的。郑玉新疯狂地挣扎叫骂。

  哦。你的雅子已经快要受不了了。我也伸出手去摸雅子,根本就不去管郑玉新的叫骂。

  那个打手此刻的眼睛里只剩下面前屈辱的雅子那肥美的臀部和肉缝中好像婴儿的嘴唇一样微微开启的肉洞。她说的话一点也没听进去,雅子那迷人的身体使他又感到了那种兽性的冲动。他狞笑着解开裤子,掏出了那根无数次强暴女人的大阳具。

  杂种,放开我。她感觉到自己的臀部被粗暴地扒开。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屈辱使雅子痛苦地鸣咽起来。

  等等。你。在使用这个日本母狗那肮净她,要讲卫生。知道吗?我换了一副嘴脸凶神恶煞地说道。

  不……不要……“雅子徒劳地扭动着。她知道这些残忍的军统打手不会放过自己的,但还是忍不住衷求起来。

  哼哼,这就是你和我们作对的下场